章借月

“人群中这些面庞幽灵一般闪现,湿漉漉的黑色枝条上的朵朵花瓣。”

【太芥】十五岁的宰,工作的芥,和一只叫先生的猫

十五岁的太宰治是柔软的。
他穿着鼠灰色细条纹的麻质和服*,脖子上戴了一条山茶红的围巾,左手捧着一本打开的古籍,右手端着一个中国的白釉瓷杯,一个人静静地坐在庭院的藤椅里。

晚风轻柔吹过,他细碎的栗色头发有些凌乱,刘海放下来遮住光洁的前额,眉毛的形状生得极为锋利,一双眼睛沉静里隐隐透出主人性格中的倔强。太宰的肌肤是少年人健康的白皙,带着一点鲜果似的粉嫩,脸颊尚残存一些婴儿肥的影子,他就处在少年与青年混沌的交界期。

“龙之介,你回来了。”屋檐上的风铃摇曳作响。

“我回来了。”一个沉稳的声音回答。

 芥川龙之介看上去是一位真正的大人了,他西装革履,皮鞋明亮如镜面,龙之介换上家居的棉布拖鞋,脱下外套挂在衣架上,走到太宰治的身边。

曾经的黑手党史上最年轻的干部与他孱弱危险的部下,如今只是这个日式庭院里普通的一个少年与一位成年人。他们年龄的长幼颠倒,两人间的氛围却是从未有过的和谐安宁。

“治今天看了什么书?”芥川龙之介坐在一旁的石凳上,端起木桌上的一碗清茶,粉紫色的藤花在他头顶的竹架绽放,远远望去,犹如一团云霞。

“一个人救了一只麻雀,却害得她被剪了舌。”*太宰治面对龙之介的态度,既不像晚辈面对长辈时的毕恭毕敬,也不像当年的老师教育学生,显得自然又平等。

“这是个童心未泯的作家写的治愈系故事啊,饱受创痛却依然温柔。”芥川龙之介轻轻感叹,在被工作上的事务烦劳了一整天后,他拖着疲倦不堪的身躯回家,如同船舶驶回宁静的港湾,一切压力都化为乌有。

“我……想要写一篇小说。我已经构思好了剧情,只待落笔。”太宰治垂眸。

“你做什么都会很出色。”芥川龙之介丝毫不惊异,作为小说家的治,也会很厉害,他在心里默默想。

“先生~”太宰治合拢了书,伸出手招呼,一只灰底白花的猫灵巧地跳到了他的怀中,他张开手指为猫顺毛。
原来,先生是这只猫的名字。

一只慵懒的、淡定的猫,倒也很适合这个称谓。

芥川龙之介想起太宰治刚变小时,自己依旧常常唤幼童形态的他为先生,太宰治说了好几次自己都改不过来,干脆就将捡来的这只猫命名为了“先生”。第一次从他的“先生”口中听到“先生”二字,龙之介当时可是吃了好大一惊呢。

当年捡到的瘦弱小猫如今已经长成了一只懒洋洋的老猫,他们也告别了昔日刀头舔血的生涯,隐居在这个小小庭院,命运对自己实在优待,龙之介不仅一次这样想。

“芥川老爷,治少爷,吃饭了。*”帮厨的阿姨在内室呼唤。

“我们进屋吧。”芥川龙之介顺手收起太宰治先前读的书,太宰治抱着猫,乖巧地跟在了他的背后。

二人进了屋,而黄昏最后一丝霞光被黑夜吞没,一弯新月升上树梢,屋中的小灯也在此刻点亮了。



【End】

………………

注释:
*1.和服名出自“我本想这个冬日就死去的,可最近拿到一套鼠灰色细条纹的麻质和服,是适合夏天穿的和服,所以我还是先活到夏天吧。” (语/太宰治)
*2.“一个人救了一只麻雀,却害得她被剪了舌。”剧情梗概出自《剪舌麻雀》(文/太宰治)。
*3.“芥川老爷,治少爷”,这个是我瞎掰的,不懂怎么写称呼。_(:зゝ∠)_

起因是半夜看了一张穿和服的美少年小说家的图片,觉得很有少年宰宰的感觉,突然不能遏制自己的毒脑洞了。
(剧情大概承接我写的上一个小短篇,太宰治在死而复生后突然变成了小朋友。这里是那个时间点之后的几年。)

虽然不是想象中的“芥川带娃”,也羞羞地艾特阿静。(#^.^#)@AJing

评论(11)

热度(2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