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借月

给我浪漫,即使非你所愿。

【丕植】残酒

*个人脑洞向🌚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正文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黄初七年五月十七日,魏帝崩。
  
陈王在遥远的雍丘听到这个噩耗的时候,他正准备亲自酿一坛好酒,将煮熟的稻米、酒曲合拌,红泥封坛,埋于树下,让质朴的原料在幽暗的地底发酵。地上月落星移,春秋轮换,这坛酒在时间里老去,在长久的等候中成熟,直到世界将它彻底遗忘的时候,酿酒人来了,曾经将它埋下的双手移走了盖在它穴上的腐叶与树根,洁白的布巾细细抹净附在坛身的泥壤,每一个最微小的纹路都不错过。于是它睁眼,再接纳这世界的声色光明,也被声色光明照亮。
  
也有可能那时酿酒人已经消失在尘世了,一把新的锄头铲下,一双陌生的手端出酒坛,老酒掀开眼皮幽幽一看,单纯而无知的笑,他们似乎在大声嚷嚷这是父亲埋的酒。眉目和那个人有些相像呢。可是那个人究竟长什么模样。风吹绿水,褶皱的秋波里逐渐浮现一张模糊的倒影,时间已经过去太久,它想不起了。于是老酒阖目,一语不发,等待有人将它饮下,或者注入酒樽,再去往某座无名山前倾倒,以望亡灵来飨。
  
使者驾临的时候,这坛沉默的酒才做至中途,雍丘当年产的稻米刚于水汽里蒸熟,升腾的热气袅袅,每一粒新米都是那样的晶莹剔透。陈王满意地望着他领地里的稻米。
  
天子的使者下马,陈王甚至来不及更衣,他扯过仆人手中的白巾匆匆擦拭双手,恭敬地守在堂前迎候旨意。
  
黄初七年五月十七日,大行皇帝崩。
  
……
锦巾上全部的富丽词句凝练起来,不过这么一行。
  
陈王一时间失语,于时天震地骇,崩山陨霜,他心中思绪混乱,似将哀嚎,又似将立地昏厥。剜心之痛,而今受之。
  
陈王恭顺地送别使者,屏退家人,一人在书房静坐,冰凉的清水缓缓注入砚台,凝涩的笔尖被墨汁润开。
  
曾经惊动天下的文才在今夜重新光华大现,天边玉轮于千年万年外冷冷遥看,皎皎的月光照耀过思妇的鬓角,也在诔文的纸面如水流淌,四野永恒地静谧无声。
  
“奏斯文以写思兮,结翰墨以敷诚。呜呼哀哉!”
  
天至大亮,烛台泪干,西南风逝,上文帝诔表已成,曹植搁笔。
  

那早已备好的酒曲在加入前就被弃置,陈王将做至中途的米酒直接以红泥封坛,埋于高树之下。今生今世,这坛残酒,他都不会再挖出了。
  

【END】
  

Ps:
*“黄初七年五月十七日,大行皇帝崩。”
*“于时天震地骇,崩山陨霜。”
*“奏斯文以写思兮,结翰墨以敷诚。呜呼哀哉!*”均出自曹植《文帝诔》。

评论

热度(1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