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借月

给我浪漫,即使非你所愿。

【丕植】夏夜醉酒以后……

*架空(=全是我瞎编的_8(:з」∠)_
*小学生文笔,非常弱了,求轻喷。

——————正文——————

“阿兄……”

曹植和衣躺在大殿的一角,刚饮过几壶醇美的琼浆,酒力都化作薄汗黏在鬓角,人前垂顺服帖的乌发如水藻纠缠,醉眼朦胧,一贯飞扬骄傲的青年看起来竟有几分妖冶的风情了。

表演歌舞管弦的伶人早已告退,黯淡的烛光照着这座宫殿,夏夜无风,星河低垂,沉重得几乎要像一座巍巍高山迎面压下来。

青天作我被,黄地为我榻,醉死何妨,曹植浑不在意地想。

他的酒量一向很好,今夜饮得多了,头脑昏昏沉沉,心口难受,曹植闭着眼睛像个生病的孩童一样哼哼唧唧。

大殿里静得可怕,威严的金兽在黑暗里沉默地注视着这个王朝。

身边忽然有一丝冰凉的风,像是瀑布潭边的清爽,有人将他移到竹席上,拿了湿水的帕子在替他擦脸。

曹植睁眼,看见他的兄长正在替他散发,阿兄还穿着席间严整的衣袍,佩戴玉冠,发型一丝不苟,锋利的面庞在微弱的烛光里柔和起来,深邃的眼睛里似乎能看出一点怜爱。

“阿兄……”曹植分不清这是幻觉还是现实,就像醉里千百次呢喃里念出的称谓一样,他委屈地小声喊道。

他很难受。

曹丕面上淡淡地笑了,右手抚上曹植的脸庞,“坐起来喝点醒酒汤。”他把曹植搂抱在怀里,让他借力躺坐着,端来手边的汤,喂曹植喝下。

“苦……”曹植喝了两口就不肯再喝,脸都皱起来,像个不肯喝药的童子。

“听话,再喝两口。”曹丕哄着弟弟喝完了汤。

曹植像受到了欺骗一样,把脸深深埋在他的袍子里,双手紧紧抓住他的衣襟。

先前虽然已搬来一盆冰块,大殿里仍是闷热,曹丕拿着扇子,一下一下地扇着风。

“阿兄…”多年前兄弟二人在府邸里的竹林游耍,捕捉萤火虫如同摘下了天上的明星,弟弟对他也是如此依恋。

曹丕面上有些怀念,将弟弟平放在冰凉的竹席上,让他抓住自己的一点衣角,曹丕摇着扇子,静静坐了一夜。

……

晨光大亮,曹植惊醒,有娴静的侍女守在一旁等待为他更衣。
曹植疑心昨夜自己做了个梦,梦里他回到了建安九年。他曾与阿兄一起在竹林里捕捉星辰,那时,阿兄,是笑着的。

【END】

*谢谢。_8(:з」∠)_

评论

热度(2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