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借月

给我浪漫,即使非你所愿。

【丕植】三月桃花雨/可能是小甜饼

*私设,曹父让丕植二兄弟在山上修习三年,可以说是架空了。(=其实全是我瞎编的
*小甜饼。
*OOC(QAQ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正文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“哥哥,你看这竹子。”

刚下过雨,山间弥漫着烟霏,露水打湿的竹枝显得尤其新翠,一个着天青色锦袍的少年在檐下观竹。听见身后掀开竹帘的声音,他回过头来,嘴角噙着一抹笑,漆黑的眼里揉碎了万千星光,妙年正洁白,少年美好得似一枝春日的修竹。

“竹君潇潇,奇在风骨。阿植,你今日起得很早。”被唤作哥哥的少年一袭玄色衣裳,其人剑眉星目,眼角似乎深藏了一丝戾气,此刻因为面上的轻笑眉头渐渐舒展开来,他的步履不紧不忙,周身自然具备一种气定神闲的气度。

“昨夜大雨,珠玉溅地,我梦里听见雨打竹林的声音便醒来了。”曹植很不为自己平素的贪睡而羞惭。

“哥哥,我们今天还能去青台钓鱼吗?”

青台是一处前代名士垂钓的古迹,此时正值三月桃花讯,水清鱼肥,落英缤纷,是极佳的出游去处。曹植颇有些忧心地望着外面的天,墨云低垂,这雨看上去一时半会不能停歇。

“等午后雨小些,我们着蓑衣过去。”曹丕道,“若是雨不小,我们兄弟便对窗奕棋罢。”

父亲将他兄弟二人遣来这释碑山修习,这大山盛名高矣,却妙在远离尘世,山上有大家隐居,大家昔年曾与曹父交好,今次便应了人情,教导这曹氏二子,为期三年。

匆匆日月,已是二年逝矣,曹氏兄弟如青竹逢雨,两年来面貌气质变化颇大,因身在高山,常闻松风,饮甘泉,两人身上都带了几分神仙似的风流清逸。

是年,天下未乱,风调雨顺,曹丕虚岁十七,曹植十二,二人每日只读书习字,练剑游山。在未来的几十年间,兄弟二人每每忆起这段时光都会心一笑,可以说,人生最无忧虑的几年是他们兄弟二人相互倚靠一同度过的,二人比起寻常的兄弟情谊又深厚了许多。

“哥哥,昨日先生那道题你怎么解?”曹丕走过来,与曹植一起坐在屋檐下并排看雨,曹植望着天自顾自说话了。

“先生原句是……”曹丕缓缓说着自己的见解。

“哥哥慧极!然植以为……”曹植一贯很敬佩自己的哥哥,但他们兄弟二人风格不同,在许多事情上二人观点常有相左。

“你法也可解,贵在新奇。”曹丕静静听着弟弟的回答,面上平静无波,心底很是为自己有这样一位聪敏的弟弟而自豪,虽然观点相异,但二人以此互补,并不影响兄弟感情。

“哥哥,去年的笛冬日冻裂了,你今年再给我做一根罢。”

“你看中了哪枝竹?”曹丕笑着应允。

“是洑水竹林里的,改天我带哥哥你去看看,生得可标致了。”

“哥哥,我想吃鳜鱼。”桃花流水鳜鱼肥,哥哥烤鱼的手艺一贯很好,曹植回忆起曾经的口福,对着冷雨翠竹,以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。

“进来些,外面雨大。”曹丕看见有一滴雨溅在子建的衣领上,柔软的鬓发已如蛛丝结满了晨露,他带着弟弟往长廊中退了几步。

“能钓上来哥哥便替你做。”曹丕很爱看弟弟吃鱼时满足惬意的模样。

曹植今日难得起了早,又在走廊上坐了一个钟,早有些乏了,他在哥哥怀里找个地方窝好,曹丕揽着他,曹植快要睡去。

“哥哥。”

“哥哥。”

曹植在疼爱他的人面前总有一番孩童痴气,曹丕也不恼,只是沉声应答。

“哥哥,我饿了,我想喝豆汁。”曹植的肚子发出咕咕的叫声,终于睡不着了,他用双手揽着哥哥的脖子撒娇。

“我嘱婆婆给你做。”曹丕将曹植摆正,准备站起,腿却有些发麻。

曹植扑哧一笑。

“你呀。”曹丕也一笑,站起身来,向厨房走去。

“你在这里等我回来。”

曹植乖乖坐好了,应了一声,抱膝在廊下听雨,等他最敬爱的哥哥带着他最喜欢的吃食回来。

青竹潇潇,远天辽阔,正是桃花三月雨。

【END】

PS:晚上总有些神经兮兮。
献给丕植的第一篇同人。入坑不久~没来得及补全资料~各种OOC和乱入请轻喷。_(:зゝ∠)_
【“哥哥。”】
真的好喜欢子建用少年音叫哥哥的场景哦!
虽然是我脑补,但还是大力地写出来了。
就想写兄弟二人的日常,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,说着最琐碎的细事,但说的人与听的人都乐在其中。
岁月静好。

谢谢。

评论(4)

热度(1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