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借月

“人群中这些面庞幽灵一般闪现,湿漉漉的黑色枝条上的朵朵花瓣。”

【五黑框】可能是七年之痒/白玫瑰

*架空。(=全是我乱编的)
*中年老板江x游戏宅佬今
*无逻辑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正文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下班回来,他掏出钥匙打开房门,一片漆黑,客厅无人。

江南脱下西装外套,单手提着挂到了衣帽架上,“猴子?”,他试探着叫了一句,没有回答。

疲倦地开灯,江南洗了个热水澡,他盯着镜子里的自己,一个有些老态的男人,眼角开始变得僵硬,发际线后退了几公分。

秀发,秀发,自己年轻时可有一头浓密的好头发。江南心里念叨两句,穿着浴袍向书房走去。

这房子的隔音不错,也算是一个前些年挑中这个地方的原因。

打开房门,一片幽暗的蓝光,刀光剑影,战士嘶吼,那个人果然在打游戏。

江南沉默地走了进去,那个人就是这样,说得好听点是无功利心,说得不好听就是宅佬,打游戏时,天塌下来都能叫他先撑着,他打完这一局该跑再跑该想办法再想办法。

江南走到椅背后,低头看着近在咫尺的这个人,因为不常出门,这人的皮肤尤其白,在暗淡的光线下看更显白了。

江南也不说话,一只手在他的后颈上缓缓摩挲。

“你回来了。”那个人总算回神,抽空回头看了他一眼,又专注于激烈的打怪当中。

江南有点不想理他。

“痒。”那个人像是忍受不住,缩了缩脖子。

“我给你留了些饭在客厅,你吃了吗?没吃快去吃点吧。”说这话时那个人也没有回头,“卧槽!你妹!”,像是被偷袭了,那个人的五指在键盘上一顿飞速地敲打。

都十点半了……除了下午和客户在西餐厅用了份昂贵优雅也就是美观量少的餐点,晚上忙着开会,讨论七七八八的事宜,江南就灌了两杯咖啡,没来得及吃饭,他的确饿了。

胃有些难受了。江南有轻微的胃病,他不想虐待自己,转身向客厅走去。

一个纸袋就摆在低低的玻璃桌上,旁边的垃圾篓里丢了几个空纸饭盒,江南沉默地坐在沙发上,一口一口地吞着已经凉透了的外卖。

吃完外卖,收拾桌面,倒掉垃圾,江南重新洗了手,那个人还在打游戏。

江南走进房,俯下身体,凑过去吻那个人,像是嗔怪他挡了自己视线,那人歪了歪头,示意别吵。

江南忽然就有些愤怒了,关掉电源,将那个人压在电脑椅上,反转椅子困在怀里,激烈地吻他。

那个人用力地挣扎,就像一只不听话的猴子,在怀里蹦来蹦去。

江南更加强势地困住他,直到吻到那人气息紊乱,身体逐渐酥软,顺从地躺倒在他怀里。

二人在黑暗里来了一发。

江南重新吻他,把他压倒在床,从后面再次进入了。

直到曲终,江南拥抱着那个人,二人躺倒在床。

江南望着天花板,那个人竟然还有力气爬起,“都怪你!今晚有首杀赛,我突然掉线这么久,他们肯定又得说我坑品了。”

那个人穿上睡衣,踢踏着拖鞋,又跑去书房,坐在了电脑前。

江南无力了……

这个人又宅又懒散,又不会关心人……可选都选了,日子……就这样过下去吧……

今何在着迷地打着游戏,江南困顿地闭上双眼,做了一个梦。

梦里有他和他,在平行宇宙,南北决裂。

江南闭着眼,忽然在黑暗里,无声无息地流下泪来。

……

【END】




PS:男默女泪,简直无厘头的一小短篇。(¬_¬)

起因是找粮吃的时候听到一句歌词“给我玫瑰,前来参加丧礼。”这竟然是我第一次听《白玫瑰》。
夜晚循环,睡不着了,想要报社。
最开始想写成“一撮玫瑰,无疑心的丧礼。”

的确写到了七年之痒。
“白如白牙 热情被吞噬 香槟早挥发得彻底
白如白蛾 潜回红尘俗世 俯瞰过灵位
白如白忙 莫名被摧毁  得到的竟已非那位
白如白糖  误投红尘俗世 消耗里亡逝”

结局算是he,可能,是因为这个故事的两个主角还有爱呀。

又据百度,其实白玫瑰真正的花语——

【白玫瑰代表纯纯的爱,表示你是圣洁的,甘心为你付出所有;白玫瑰的花语是纯洁、纯情、天真;白玫瑰寓意是我足以与你相配。】

*嗯,今何在最纯爱了呢。(顶锅盖跑走)



评论(7)

热度(2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