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借月

“人群中这些面庞幽灵一般闪现,湿漉漉的黑色枝条上的朵朵花瓣。”

【太芥】先生死而复生以后

*如题,起名废。半夜突如其来的脑洞,一发完。
就当成迟到的七夕贺文吧w,愿太宰和芥芥好好的。❤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先生……!”芥川龙之介又一次自噩梦中惊醒,脸颊两侧尾端枯白的发丝湿漉漉地黏在肌肤上,他全身被冷汗打湿,就如同一尾黑色的游鱼骤然从月色中被打捞起,渔网的丝线缝里水光粼粼。

凉风起天末,不知名的野虫在茂密的草丛里嘶鸣,秋季的月光自窗棂的缝隙里倾泻,铺满床前的这一方天地。芥川龙之介借着这月色察看身旁的小孩,小孩儿约莫十一二岁大小,此刻正沉浸在香甜的梦乡当中,看起来方才那一阵动静并没有将孩子闹醒。

芥川龙之介微不可查地松了口气,他将孩子露在外面的胳膊放回被褥里,往他那边提了提被角,一个人静悄悄地下了床。

借着面盆里的清水,芥川龙之介用布巾擦了擦脸,从衣柜里拿了一身干净的睡衣换上,他取了一支香烟,穿着家居的拖鞋走到了阳台上。

森林沉默的黑色剪影如同巨大的史前野兽蛰伏在大地上,秋月给每片树叶都涂上了清漆,香烟袅袅,浮上幽暗的云天。芥川龙之介的面容在惨淡的月光和香烟不祥的红光中模糊不清。他又梦见了老师死去的那一天。

三个月前,他的老师——太宰治在与从法国来的洛特雷阿蒙的对战中不知所踪,七天后,人们在屿田河的上游发现了他的尸体,武装侦探社的众人在沉重的气氛中为他举行了葬礼,如他生前所言,一切从简。

武侦的众人按照仪式,也向太宰前半生效力的组织——港口黑手党里的两个人发出了白色的请柬。

芥川龙之介赶来……看见了他的先生安详而沉静地阖目,双手搁置在胸前,整个人无声地平躺在铺满鲜花的棺椁中,空气里流淌着哀婉的音乐,每个人的面上都带着遗憾与悲伤。

我不信……绝不可能……先生您怎能抛弃我独自离去?芥川龙之介跪在太宰治的尸身前,他的十指折断了棺上的百合,绿色的汁液就像黏稠的悲哀的血。

芥川龙之介的膝盖隐隐作痛,他至今能回忆起那天大理石地面的刺骨凉意。

他带着杀人的心,一个人走出了武侦的大门,天空里昏黄的日光显得那么可憎,他这一生彻底完了。

芥川龙之介不记得自己是如何走到贫民街的,那个暗黑低等的街道,是他出生的地方,就在那里,他的八个同伴残忍地被人尽数杀死,也是在那里,他第一次遇见了先生,温柔的、严厉的先生。

眼枯见骨,芥川龙之介的双眼已经流不出昔日的泪光,他将独自等待足以将他毁灭的命运,就像污浊的沟渠里垂死的恶犬,降临得无声无息,亦死去得无声无息。巷子深处的杂物堆里却忽然传出细细的簌簌声,一个活物躲在那里。

“滚。”芥川龙之介轻声说,他的嗓音犹如蜥蜴的嘶哑。

一只小小的胳膊从木板后费力地探出,随即一个小孩儿钻了出来,栗色的蓬松短发,充满戒备的眼神,即便沾了灰仍然显得机灵可爱的脸蛋,这样的小孩儿与环境险恶的贫民窟格格不入,是哪个贵族家里遗失的公子吧。芥川龙之介别开了眼。

那个小孩儿在最初的怔忡后,却离他越来越近,他在向芥川龙之介走来。

“走开。”

小孩儿像是没有接触到这句话语里蕴含的无限恶意,仍然缓慢又坚定地向他靠近。

黑色的罗生门像一支利箭一样飞速射出,芥川龙之介现在心情很不好,下一秒这个无辜的小孩儿就会血溅当场,化为飞沫。

可是奇迹发生了,黑兽在接触到孩子脖颈的那一刻彻底破碎,就像曾经他在港口黑手党的地下室里对被囚禁的先生做的那样。

芥川龙之介飞奔到孩子面前,他双膝跪地,不可置信地望着面前的孩童,“你……你到底是谁?”

“我叫太宰,太宰治。”小孩子静静地回答。

芥川龙之介忽然放空咆哮,就像当年那个男人初次给予了他情感一样,他怀抱怀里的珍宝,发出了失而复得的恸哭,滚烫的血液在脉管里激荡,他的心脏贴着小孩单薄的胸膛,由静止重新跳动。

【END】

PS:又思考了一下太宰和芥芥he的一种可能性。
让太宰重新变成一个小孩子,芥川在照顾幼年宰的过程中承担起对他人和对自己的责任,从一个只盼望得到先生一句肯定的学生,真正长成一个成熟的可信赖的大人。
请你们长大后去结婚吧~撒花~
谢谢阅读。w

评论(7)

热度(2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