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借月

给我浪漫,即使非你所愿。

【太芥】你是我完美的作品

一、
每当我思考我与先生的关系,以及未来的可能结局……

这真让人感到无望。

先生既不会对我趋近疯魔的告白表示回应,却也不会完全丢弃我,先生对我抱有期望,我最终一定会成为他出色的学生,一把锋利而稳重的刀。

我能做什么呢?

我希望永远陪在先生身边,在先生的身后用仰慕的目光追随着他,在先生需要的时候化为恶鬼凶煞地冲出去,为先生解决一切难题。就这样既很近又很远地看着先生……便是最好的结局了吧。

……
——摘自《芥川龙之介私人日记》


二、

"芥川君,我能吻你吗?"太宰治这样询问面前的学生。

在某次港黑的任务中,太宰携部下顺利清除了某个敌对组织的全部成员,这次任务算不上惊险,也没有容易到易如反掌的地步,不过是一次寻常至极的任务。太宰治却在昏暗的灯光下,坐在宽敞的沙发上,第一次向他的学生发出了情人间的请求。

芥川愣在原地。

"先……先生。"不敢置信的学生迟疑了,他苍白的右手不自觉地攥紧了衣角,站立的身体僵直得像一株白杨。

"你愿意吗?龙之介。"太宰再次请求,他的目光深邃,念学生的名字时声音寂静得像一句叹息。

"是。"芥川走到先生的身前,单膝跪地,他的姿态顺从得像一只献祭的洁白羔羊。

太宰却知道自己这个清秀姣好如女孩的学生心底住着的是一匹恶狼,他用了很多的时间来磨炼学生的性情,像是工匠用不同直径的沙粒缓缓地打磨玉石,一件艺术品逐渐成型。当揭开幕布将他展示在众人眼前的那天,他的美将无可比拟,光辉四射。

太宰牵起学生,将他安放在自己身旁的沙发上,先是温柔地环抱,再无声亲吻上他的嘴唇,态度珍重得像对待一件脆弱而名贵的稀世之宝。

芥川浑身战栗……他从未奢望过这么一天。


三、

爱。我并不懂得爱。(我对世上的人是否真的拥有爱别人的能力这一点持怀疑态度。*)

当初捡回这个学生只是出于欣赏,对身在底层世界而为生存本能驱驰,不顾一切的活着的野犬的欣赏,他既然无心而弱小,那就让我成为他的老师,给他一点帮助吧。他不应该过早的夭折,我想看见他有了自己的情感与爱欲,成为令人敬畏的强大存在的那一天。

太宰并不是很清楚那天是什么神秘的力量促使他越出老师的界限,将一直以来用心教导的学生变成了情人。

眼神……

可能是芥川君的眼神吧。我实在无法面对那样热切执着的眼神而无动于衷,世界给予我的一切都是恩赐,我无法享用他人的情意而心安理得。这样结局要么是逃避,要么就是等价偿还……我还是太礼貌了啊。太宰治为看清了自己的本质而无奈着。

"今日的花开得可真好啊。"
完成任务归来,太宰在风中忽然闻到一阵清香,他颇有兴致地走入路边的花店,买下一枝枝茎修长的花。

晶莹的水珠像钻石一样点缀在酡红的花瓣上,这枝花便送给芥川君吧。太宰为这个想法感到满意,他踏着逐渐暗下的天光向家走去,风中跟着几句轻快而无意义的小调。

【END】
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PS:*引自太宰治《人间失格》。

最近读书,读到一段话,非常喜欢。
『罗素先生曾说:真正的幸福来自于建设性的工作。人能从毁灭里得到一些快乐,但这种快乐不能和建设性的快乐相比。只有建设的快乐才能无穷无尽,毁灭则有它的极限。夸大狂和自恋都不能带来幸福,与此相反,它正是不幸的源泉。我们希望能远离偏执,从建设性和创造性的工作中获取幸福。』(《沉默的大多数》王小波)

太宰在毁灭自己中得到的是痛苦,这痛苦让他确认他的存在。
今天写的东西是我的私心。
芥川君是太宰完美的作品,要拯救太宰,就让太宰投入"建设性和创造性的工作"中吧。
我也希望芥川的坚持能得到先生的回应。
emmmmmmmm
谢谢阅读!(。•ω•。)ノ♡

评论(5)

热度(22)